纪梵希去世:他和赫本的感情终于圆满了......

在你心里,也有一个很爱很爱,却没有在一起的人吗?

 你像个秘密一样把他(她)藏起来,以老友的身份站在他(她)身边,默默地倾自己所有,又假装若无其事。

 你也曾爱一个人,深情至此吗?那么,你一定懂得这位老人吧。

 这个拥吻赫本的老先生,叫于贝尔·德·纪梵希,没错,就是那个你熟悉的时尚品牌创始人。

 前几天,91岁的他安静地离开了人世。

 这一辈子,他成就无数,却始终未婚,这一生,他让无数女人粲然笑过,几十年守护的,却只有那一个女孩子。

 人们说,他走了,是去陪伴赫本了......

 时间退回到1953年,那时的纪梵希还是一个不知名的设计师,而让赫本大火的《罗马假日》,此时刚拍完,还没来得及上映。

 两个人,其实相识于微时。

 当青涩的赫本第一次出现在纪梵希眼前时,他正忙着布置自己的展览,一心想的是如何婉拒这个姑娘试装的请求。

 可赫本执拗,硬是用上一季的样品,搭配出了别样的风采,轻轻巧巧“闯进了”纪梵希的眼里。

 那一次,她挑选了三套衣服。

 第一套,是一款黑色的jazzy suit,配上大大的耳环,又狂野又性感。

 第二套,是一款白色,点缀珠串花朵的晚礼服。蛮腰一点,通身高贵。

 第三套,是一款Sabrina裙,一字领,双肩配上活泼的蝴蝶结,又庄重,又雅致。

 正是这三套衣服,让赫本凭借着《龙凤配》中的形象,一下子声名鹊起,也让纪梵希开始名声大噪。

 可这些,都是表面的,真正温柔的回忆,是那次见面之后,赫本给纪梵希打过一次电话,她说:“我爱你”。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可是故事总有些遗憾的,相识第二年,赫本跟别人走入了婚姻,而纪梵希能做的,只有一套一套为她做“嫁衣”。

 他设计的小黑裙,让她在《蒂凡尼的早餐》里的形象,成为永远的经典。

 《午后之爱》里,他的一字领连衣裙,让她大放光彩。

 《谜中谜》里,一件大衣给她增色不少。

  钟爱如此,无须多言了。

 她穿着他设计的衣服,拿下奥斯卡。

 他也看着她穿着自己设计的婚纱,嫁给过别人。

 甚至当她皱纹渐起,韶华已逝,身上还穿着他设计的衣服。

 “穿着纪梵希设计的服装,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

“我和赫本,类似婚姻。”

  他爱她,所有人都知道,他给她专门调制香水,这款叫“禁忌”的香水,等了三年才上市,前三年,只能她一个人用。

  赫本病重,是他借来了私人飞机,把她小心翼翼地送到瑞士修养,飞机一打开,机舱里都是他为她准备的鲜花。

“只有他,还始终记得我的喜好,把我当成小女孩来宠”——赫本

  “因为你(赫本)是我最在乎的人”——纪梵希

  还是他,在赫本经历过几次失败的感情时,始终没有离弃,甚至在她晚年名气渐失,仍然陪着她,散步,谈天。

  直到她的生命尽头,不得不放手的时候,他最后扶棺送行,陪她走完了最后一程。

  “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像奥黛丽赫本那样了。”

 相识42年来,两个人没有过一次争吵,从青丝到白发,陪伴最久的那个人,竟然并不在乎这些世俗的名分。

  真的没有遗憾吗?

  想起《一代宗师》里,“宫二”的一句台词:“若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没有遗憾,那该多无趣啊”。

  很久之后,纪梵希形容赫本:“我真是喜欢她,就像妹妹一样”,可你若打开他的素描本,300张草稿,每一张都有她的样子。

  人们对他有那么多猜测:同性恋、对艺术偏执......可他什么都没说。

  因为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是寂静的。

  一路走好,终于重逢。










 1957年《甜儿姐》影片中,赫本以一身雪纺纱裙,出现在卢浮宫门前台阶上,纪梵希再次为她设计的造型令人赞叹,不得不说,当见到这张剧照,可谓让我难以忘怀!



  去年6月17日开幕、直至9月结束的“永恒经典:奥黛丽赫本”来到中国展览,首站选在上海展览中心,由奥黛丽·赫本儿童基金会、基金会主席、即赫本的小儿子卢卡策划展现,展品包括赫本和派克所乘同款“Vespa”摩托(当年摩托车的戏份是在摄影棚里拍摄的),从意大利空运于此。

  与之一并呈现的还有赫本“闺房”的完美复制,展现了她生活的细枝末节,行走在此刻却好似回到彼时,可以见证她日常的点点滴滴,这一切加深了大众对她生活的理解,也道出时至今日、赫本的遗产之所以仍为大众所珍视、欣赏。

  同时展出的还有一些赫本的长袍和饰品,包括鞋子,靴子以及她那双芭蕾舞鞋和“小黑裙”,她的电影奖项,包括《罗马假日》所获奥斯卡奖,有油画、个人居家、生活用品、电影海报,还有那些展示她生命里作为明星、时尚名媛或以人道主义的照片。

  相关阅读:国内首站公开奥黛丽赫本主题展览 揭秘真实的赫本

  还记得吗?前几年几度偶见、发过的《罗马假日》男主演派克和赫本的真实故事,本文最后,让我们再度温情回顾这枚蓝宝石蝴蝶胸针的故事。

  1993年1月,赫本因肠癌逝世,享年63岁,当时77岁的派克前来参加了她的葬礼,并在棺木上深情一吻,说道:“你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

  其实,自当年拍摄《罗马假日》起,他们就互生爱慕之情,却从未相互说出,2003年,“苏富比”拍卖行举办了一场、赫本生前衣物首饰义卖会,87岁的派克拄着拐杖前来,如愿买回40多年前送给赫本、依然完好如初的蓝宝石蝴蝶胸针,而他从未告诉过她,这是他祖母家的祖传之物,之后不久,派克去世,享年87岁。

  2016年4月5日是派克诞辰100周年纪念,分享一段珍贵视频资料:格里高利.派克终身成就奖感言



美的传奇:老照片带你认识奥黛丽·赫本

奥黛丽·赫本的存在告诉我们,美丽的不只是容颜,永葆的是内心的善!赫本、永恒的天使!

  说到优雅和时尚,恐怕没有哪个女人能超过奥黛丽·赫本! 她的名字本身已经成为一个形容词,形容那种优雅、高贵、智慧和魅力的完美结合!

  奥黛丽的着装风格始终对流行时尚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她的性格魅力也永久流传,奥黛丽·赫本超越了她的时代,成了那个时代留下来的宝贵遗产! 


  奥黛丽• 赫本是20世纪50年代的传奇影星,改变了好莱坞对女性的审美,电影导演和制作人都曾被她的少女魅力和天真的大眼睛吸引,在40年代之后,赫本以低调的魅力革命性地改变了电影对观众的吸引力,这在荧屏史上是从未出现过的。















江南的篮子

清晨,在紧邻小区、省内颇为著名的南通新生监狱(新生织布厂、内有女子监狱)外的公交站点等车,去往市郊城闸大桥附近,偶见一位白发、金耳环、瘦弱且身着红色发亮羽绒服的老人,拎着这只竹篮缓缓而来,也来等车。


  起初一见这只篮子,就觉做工精细、质地优良,询问得知,是她的儿媳在江南买的,其他情况,这位操着苏北口音普通话的老人一概不知。


  我本想手挎篮子,然并未如此,而是拎着、随后又用左手托着篮子底部,却被妈妈告知篮子放低点,便以这种姿势拍了这张照片。

  刚把篮子还给老人不久,她等的30路车就从东边高架下的港闸区快速驶来,老人随即上车。


  站台上也有几个等车的市民,其中一位阿姨见状、也问起这篮子和盛装的陶瓷碗来,也看了这张手机拍摄的照片。

  暂且不论其他,就自己如今的年纪,能发自内心地拥有如此灿烂的笑容,实属难能可贵。

    也许注定和江南有缘?!是否又令你想起林俊杰的《江南》呢?!



春日.絮语

你们都懂的,我不用微信,并非不懂如何使用,也从来不用任何护肤产品,哪怕笑容里满含着人过中年、自然流露的皱纹和沧桑。

  何况,如今每逢重要节日或特定场合,我才偶尔出镜,更多时候则是退居幕后,适当参与微信组照和部分文字标题的“筹划”。

  

  董卿说:“一个聪明的人不仅仅知道,他(她)什么时候上场,还要知道他(她)什么时候可以离开,离开的时间,决定着是你看大家的背影,还是大家看你的背影”。


  她首登春晚那年,我刚好职校毕业,今年她告别春晚,转向第三次人生选择,巧得很,我们也彻底“封针”(不再针织),源于柔和亲肤的紫色毛衣和配套围巾陆续完成。

  更想不到,还有妈妈尝试针织紫色发带、因不理想而拆掉、改织的配套帽子(单线、不同于近两个月针织的三只帽子均用“双线”形式)。

  如前期博文所说,上周日清晨完成紫色毛衣配套围巾后,来到濠西书苑拍摄(如图),妈妈才确信领口过低,容易露出内衣领口,回来后拆掉部分,补织了半寸左右,然补织痕迹太过明显,且穿着时脖子感觉不适,由此二度调整,将领口部分全部拆掉,拆下的毛线用开水烫过,晾晒出去,用2月底针织配套帽子剩余的1两紫色毛线重新针织毛衣领口,才得以完美收针,这1两毛线也仍有剩余。

  相关视频:郭培:中国高定第一人的设计之路

  那时,尽管南通还收不到上海卫视(东方卫视)的节目,但知道董卿,则源于沪上的各档综艺晚会,还有她独特的鼻音主持风格。

  还在上海工作时,她的温婉知性、亲和有度就已深入人心,备受赞誉。


  去年3月赴约沪上郁金香展,和“大宏乐园”伯伯聊起我们同样熟知多年的董卿,他满口赞誉的同时,也说起董卿当年刚从浙江被招来后、以及而后进入全新组建、各方面条件还不成熟的上海卫视的诸多工作往事。


  当年,高高瘦瘦的董卿虽只是幕后的一个普通剧务,但身为严格选拔、脱颖而出的沪上媒体新人,即便多年后的今天,她的勤奋和用心依然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从来都信奉“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的真理。


  常听身边人说起,人生短暂,凡事要懂得珍惜、知足才能常乐,然实际而言,有时却也是说易行难,又有几人能真正达到“得意时淡然、失意时坦然”的至高境界?!


  从来都很、也由衷钦佩诸如“baoshan”叔叔、“多马”伯伯等一众博友的良好心态,还有“朱鹤的天空”有如相熟多年、热心助人的“西卉”姐姐般地淳淳教导和真心劝解。

 

  有人说,网络是虚拟的,但坐在电脑后的我们都是真实的,一个人的心态是否从容不迫,不在于他(她)所说的话,而在于现实生活中,他(她)的一言一行都得以真实体现。


  无论今后我们的人生会如何走向,都请谨记、掌控好前行的罗盘,踏踏实实地走下去,也愿我们都能心态平和,笑对人生。




互联网,一个奇怪和奇妙结合的地方。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但又彼此互联,有的地方充满愤怒和憎恨,有的地方充满了创意和灵感,二者之间又可以巧妙的达成平衡。

  而设计师 Olga Prinku(英国人、原为全职妈妈),将日常随处可见的鲜花,加上绣绷,薄纱和丝线,以一双巧手,将花卉变成独特的“刺绣”(Hoops Art)。

  无论是路边的野花,还是鲜花,或者干花,都可以是创作灵感和素材,至于设计,看似随意,但却充分展示各种花的美丽,又整合起来让整个作品更漂亮。

  而做好的刺绣,既可以当做装饰,也可以变成项圈,但无论是哪一种,一方面延续花卉的生命值,又让花卉填满我们的生活,填满我们的心情。

  至于鲜花变干了会怎么样?枯花变身另外的一种美丽!

  充满创意和热爱的生活,生命总会变得绚丽。


上周日清晨完成紫毛衣配套围巾后,继春节前二度来到濠西书苑“五亭邀月”,即2006年、市里新评选出的濠河十大景点之一

 这就是日前用剩余2两紫色毛线,加入2月针织铁锈红色帽子剩余的毛线,以单线形式织成的紫色毛衣配套帽子,帽子完成后,两种颜色的毛线还有剩余,我们也将彻底“封针”(不再针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