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掉两条小围巾、由重织“新”围巾改成帽子

 前期博文提及,上周和妈妈说起,我的两条小围巾不大实用,由此拆掉、开水烫过、晒干后绕成毛线球,留待重新“合并”、原本设想、织成类似下图、外国男模所戴的这种围巾。

  

  当然,他这围巾一看就是成品(机织),前几天开始手工针织,今天妈妈说起、若想织成这种式样,估计不大理想,不妨改成帽子,于是将已织了部分的毛线再度拆掉,重新“起头”(毛线),按帽子的形式开始手工针织。



  上周拆掉的就是下图的这两条小围巾,图1的围巾“前身”就是图4的彩色“围脖”,即2014年8月杏色毛衣开衫配套围巾剩余毛线织成,本想把这“围脖”当“帽子”用(两头均可戴),但实用性不强,拆掉后改成图1的小围巾,红色和部分黄色毛线就是妈妈近两年彩色毛衣开衫(因姨妈总说不好、别穿了,早已放到小区的公益回收箱了)剩余毛线一起织进去的


  拆掉这两条小围巾后,我们摒弃了其中的红色和杏色毛线(图1的围巾),同时,图2彩色毛衣配套小围巾上的牛角色棒扣也用不上了







从今天上午到傍晚5点多,这两条小围巾拆掉后、改织的帽子已基本成型,事先参考过网上图片,本想将这帽子边缘织得宽一点,即能够翻边(帽子边缘能翻上去),但因毛线有限而放弃“翻边”,我们也有商量过,若是不织任何花色,单纯以绿、黄、紫、蓝一圈一种颜色环绕上去,最后给帽子“封顶”,估计也不理想。


  妈妈说起,要么用“鱼骨针”织法、要么用“阿尔巴尼亚针”织法,同时参考了我的杏色毛衣上的花色,比较而言,还是“阿尔巴尼亚针”织法相对更胜一筹,又要考虑到帽子的保暖性,但毛线就这么多,所以事先,我们就将这四种颜色的毛线球分别拉开,每种颜色的毛线分别采取双线绕法,即这四种颜色的毛线球不再是单根毛线、而分别都是双线。


  如图所示,绿色用在帽子最底层,待边缘达到一定程度后,绿色延伸部分开始织出花色,接着是黄色毛线(花色同样)、然后是紫色毛线(花色同样),我说蓝色一定要放在帽子顶端,和做帽子上的彩色毛线球相衔接。


  本来我们决定将帽子“封顶”后、顶部的毛线球用黄绿两色或黄绿蓝三色,而随着帽子上毛线花色逐渐呈现,我们商量后,改为蓝色毛线部分不再织出花色,采用平针织法,同时将紫绿黄做成三色毛线球,等明天找个相对硬朗的纸板儿剪出圆形,再做毛线球(很耗费毛线的),即大功告成。


  通常不论是新买的毛线、还是这些老毛线拆掉重织,待完成后,我们都会清洗一遍,晾晒出去,使其变得松软平和。


  今天下午生怕毛线不够(实际足够了),还在微信问起妈妈同事群创始人、退休同事丁婶是否有纯色零头毛线,她发来照片,都是杂七杂八、黄绿红粉之类,大概是以前给孙女织毛衣剩的老毛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