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针织全新女式“麻花”毛线帽(综合)

老北京“baoshan”叔叔曾说:“每年春晚不论(节目)如何,必看”。


  而随着2018年春晚的脚步日益临近,相关新闻也逐渐增多,比如:第一届主持人刘晓庆大胆向央视提了一个建议,从此改变了CCTV春晚…朱军、周涛等回忆春晚往事 

  去年9月,央视“国家品牌”发布会上,董卿忆老师、力邀撒贝宁、胡彦斌共同推介2018年全新古诗词音乐节目《经典咏流传》和《朗读者》第2季:董卿忆老师 撒贝宁胡彦斌牵手《经典咏流传》  

 

  所有配饰中,董卿独爱耳钉(耳环),我偏好纽扣,不论平常录像,还是重大晚会,也不论这些耳钉(耳环)是“地摊货”(价廉物美)、还是奢侈品,绝没有任何观众注意得那么细致,聪明的董卿令人钦佩,每年春晚次日,必赶最早一班飞机回沪和父母团聚,从在上海时起就有了合作多年的发型师,不论春晚或日常,哪怕再忙都飞回上海剪头发。

  熟悉我的你们都懂的,若论及我和董卿的相似之处,除去同样偏爱深绿,也都最爱古典名著《红楼梦》,而这也是她最爱的三本书之一。


  附属阅读:盘点董卿13年春晚主持服饰变迁:从大气华贵到雍容典雅董卿离开2018年春晚舞台,官方微博透露她渴望在节日陪伴家人  

  还是2016年年底时,妈妈说起想给自己再织一条长款大红围巾(源于她说我的酒红色毛衣配套围巾之一,即那条一头镶嵌过往剩余三色彩线的酒红色长款围巾很好),如同董卿每年春晚开场的惯例穿着必是鲜艳喜庆的红色一样,妈妈尤为偏爱大红和姜黄色。

  如此,便有了她那条2017年元旦完成的长款大红围巾(6两毛线)。


  此后,她也多次提及想给这条围巾配个帽子,近日又提起此事,也或许源于、今年1月中旬拆了我的两条小围巾(一条是杏色毛衣配套围巾剩余毛线织成“围脖”后、拆掉改织的彩色小围巾,此次拆后摒弃了其中的杏色和红色毛线,另一条是彩色毛衣配套围巾、“牛角色”棒扣拆下收着)改织的帽子,让她又“手(心)痒”难耐。

  便去青年路的纺站,选了一款和她那条大红围巾颜色相近的红色毛线,先买了2两,至于所织花色,尚未确定,但暂且看过我推荐给她的这款“麻花”样式。


  源于日前,我在101路公交上偶见一位上车的阿姨,一身黑色衣裤和鞋子,烫过的长发自然披散,头上那顶深粉红色毛线帽尤为显眼,要说是买的成品,其实只要会打毛衣、也能手工针织,就是这款“麻花”样式。

  按理这种帽子也很常见,且看起来戴着十分宽松,但考虑到保暖性和紧凑感等因素,或许也会像、今年1月中旬,拆掉我的两条小围巾(不大实用)改织的帽子一样,手工针织前,我们是先将黄绿蓝紫四色毛线球分别拆开,以每种毛线球的两头重新绕成“双线”,帽子最终完成后,再将剩余的黄绿蓝三色毛线重新还原成“单线”毛线球,收进衣橱。


  若网搜“麻花帽子的织法”,会出现诸如此类的网页和相关视频:麻花帽子的编织方法麻花帽子的编织方法棒针编织教学 麻花织帽子分解方法 





“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董卿今年备受大众关注,得知其未能进入2018央视春晚主持阵容后,她的语录也被网友们传成了热门“鸡汤”:“一个聪明的人不仅仅知道,他(她)什么时候上场,还要知道他(她)什么时候可以离开,离开的时间,决定着是你看大家的背影,还是大家看你的背影”。


  去年3月赴约沪上郁金香展,妈妈挎着相机来这“罗马长廊”拍摄,也受邀为其他游客或上海市民拍摄人像,我和博友在这长廊背面聊着我们都熟知多年的董卿,同样就职于上海广电系统的博友也说起董卿当年刚从浙江被招来上海广电、以及而后进入全新组建的上海卫视(东方卫视)的诸多工作往事。


  等我来此拍摄时,并未留意上方穹顶,整体结构形如“鸡蛋”,若简单布置一下,就是一个可供演出的“小舞台”,事后从妈妈为其他游客或上海市民拍摄时,她用相机侧身抓拍的一张婚纱新人照的照片中才知,侧面来看这座穹顶其实非常壮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