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针织女式毛线帽将拆掉重织、先织男式毛线帽、还有全新紫毛衣

如同董卿历年春晚、元宵晚会的各套礼服,设计要有每年的新意一样,近几年我们手工针织各自的毛衣、围巾也等同于郭培和董卿的关系,事无巨细,都会亲身参与。

  即便针织过程中,也可能有所修改、或有全新想法,而这些出自纯手工的毛衣和围巾也是独一无二、街上买不到、也看不到第二件的。


  这是过往博文发过、央视《大家》栏目视频:春晚设计者(三)服装设计师.郭培、程钧,讲述他们作为历届春晚御用服装设计师、参与每年春晚各路明星、主持人服装设计鲜为人知的故事。

  其中董卿试穿那件墨绿蚕丝旗袍、要郭培亲自把刺绣牡丹花摆放在裙子上确定最终位置、还有叶子究竟用两片、还是三片,她们也会仔细斟酌、反复讨论!

   前情回顾:那年春晚,董卿那件据传价值30万的墨绿蚕丝、牡丹图案中式旗袍,原版郭培做了一件类似黄色的,董卿坚持要求改成绿色,一番讨论过后,和以往一样,都是郭培最终“妥协”,由于衣服的纯手工刺绣花朵无法拆下(一拆就会“烂掉”),郭培只好重做了件绿色的。

   这件旗袍的前身在央视《中国文艺》出现过,节目视频:《春晚记忆.郭培》(张也的各色旗袍也由郭培一手打造,那件“龙凤”旗袍,手工刺绣就花费3年,而刺绣素来是郭培的精湛技艺之一)


  昨天博文讲到,妈妈想给去年元旦完成的大红围巾配个毛线帽,到纺站选了一款颜色相近的毛线(2两),反复观看这段视频、即我在公交上看到那位阿姨戴的这款“麻花”式样毛线帽(成品):棒针编织教学 麻花织帽子分解方法 

  虽然整个针织过程“一波三折”(反复拆掉重织、“单线”和“双线”互相转换、“双线”即将毛线球的两头并成一股、手工针织),实际发现很简单,原本都能完成了,但妈妈试戴后说起、帽子边缘太窄、容量太小(视频里所用是“纱线”、并非她织的毛线),如此又得全部拆掉重织。


  想不到,妈妈想给我的酒红色毛衣及三条都能融合的酒红色围巾,也给配个帽子,又去纺站配了3两酒红色毛线,那位在纺站工作40年的师傅说,这款毛线是“铁锈红”色(妈妈也说是这颜色、前两年另一位纺站员工说是酒红色)。


  妈妈在网上看中这款男式毛线帽的花色:男款帽子(加编织说明)棒针编织男士毛线帽子款式教程,实际针织发现这种花色较厚、即便戴着也“不舒服”,于是拆掉、改成她俗称的“鱼骨针”织法,为确保保暖性,也是采取“双线”形式,目前半成品已基本显现。

  同时,她在纺站看到一款紫色毛线,也知道我曾想织一件纯紫色毛衣,便将这款紫色毛线买了1斤3两,通常她的预估份量都很准,至于能剩多少毛线,是否织条配套“围脖”得等毛衣完成后再说。


  说句实在的,我喜欢也适合紫色(并非所有紫色都适合),理想中的紫色不能太暗淡、也不能太鲜亮,而要“柔和亲肤”,小时候穿妈妈织的毛衣,大多都是形似“粗麻花”式样的立体感花色,近年来越发崇尚化繁为简,既要越简单越好、也要别具特色,一切源于年龄渐增、阅历积累,更要符合如今的年龄和心态的平和从容、淡泊知足。


  傍晚回来,看过这款紫色毛线,我说也用平肩织法,不要任何花色,只需在双肩部位织出花色,稍加点缀即可,也是以此巧妙弥补双肩瘦弱的不足,具体花色暂且不谈,要先将这两只帽子完成再说。


  2015年8月在图书新馆,我翻到一本日、韩男式毛衣针织书籍中,那年夏天,我的“韩版男式口袋围巾”就是这本书中的特色围巾之一,针织手法非常繁琐,我们选用的酒红色毛线就和模特所戴颜色几乎一样。

  当时,这本书中还有一款是妈妈看中的“法兰西军服”男式毛衣(模特身上是灰色毛线织就、我觉得此花色不见得“优质”),就是双肩部分有凸出的两块花色,看似简单、实际翻阅书籍后半部分的针织方法,也是非常繁琐。

  同时,这本书中还有日本一位著名年轻男模展示的成品护腕、护(手)臂、护腿等,全是毛线手工针织而成,但这些只是装饰性强、并不实用。


  网络图片  毛线球(和我们正在手工针织的帽子无任何关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