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会织毛衣的人皆知,一件毛衣都是从最底部的边缘“起头”(毛线),逐渐往上针织出后背部分,再逐渐织出毛衣前片和领口,最后针织两侧的袖子部分,当然,也有其他织法,可以从领口往下针织,

  前天下午取出一团紫色毛线开始针织,预计明天可以“开夹”(南通话俗称、意指织到毛衣袖子两侧的腋窝【胳肢窝】部位),按我们事先商定的,织到胳肢窝部位,就要开始“排花”(针织花色)了。


  至于双肩和左侧袖口的花色如何排列,需等针织到相关部位时才能确定,也需商榷和详尽考虑。


  前天上午在新城区、中南世纪城的凤凰广场内的凤凰书店,我们分别翻阅同样为数不多的毛线针织书籍,妈妈看中这两款花色,且赞不绝口,不过针织手法同样非常繁琐,的确,要想花色立体,针织手法必然颇为繁复。



 最初妈妈说起,看织完紫色毛衣能剩多少毛线,届时或可织出一条小围脖,将前期拆掉两条小围巾、改织帽子时,那条彩色毛衣配套小围巾上的牛角色棒扣同时拆下,或用在紫色围脖上,即刚好在脖子里绕一圈,扣上扣子。

  当时,我也提出,是否将这棒扣用在毛衣领口位置,即像小时候的一件绿色毛衣一样,领口开合,缝有3个蓝白色相间的“小绵羊”纽扣,妈妈说不可取。


  随后我们也有过商榷和讨论,我觉得紫色毛衣还是配一条长围巾更好,妈妈也“推翻”了原有方案,即紫色毛衣配套围巾不用纽扣,她本提出是否将家里剩余的彩色毛线镶嵌进紫色围巾,我不赞同,拼色围巾已有几条,我希望能有所创新,还是纯色围巾更好。


  商榷中,我说是否在紫色围巾上织出简单花色,同时加长穗子的长度(不同于以往各条围巾),妈妈予以赞同,初步商定将在围巾两头织出花色,至于穗子的长度,我希望能像下图围巾一样,即过往相关博文的配图。



 今晚,妈妈让我取出铁锈红色毛衣的原版配套围巾:即一头镶嵌三种颜色毛线的那条围巾,搭在脖子上予以比对,当时铁锈红色毛线买了1斤6两,也就是说,预估失误,多买了2两,织完毛衣后剩余4两毛线,便织出了这条配套围巾。


  如此,差不多再去纺站补3两紫色毛线即可,我们商定,紫色毛衣配套围巾无需像铁锈红色围巾这么长,可以加长穗子的长度予以“弥补”,但也要保证在脖子里能裹一圈,至于围巾两头的花色,妈妈也看过此图,说起这种“麻花”式样并不难织,当然具体得等毛衣完成后才能决定围巾所织花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