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毛衣即将完成,配套围巾花色待定

本月14日下午开始针织紫色毛衣,截止昨天傍晚,整件毛衣身子、领口、右肩花色都已完成,右侧袖子织出部分。

  此刻,右侧袖子也已完成,只剩左侧袖子及左袖手腕部位花色。


  不同于之前的多次商榷,开始排花(针织花色)前,妈妈说起,若在右肩织出两到三朵花色,并不理想(太瘦容易“挂肩”),那就只在右肩正面织出单朵花色足矣,右肩侧面无需织花,只在左侧袖口织出花色即可。


  如此,即整件毛衣只有两处花色,原计划是在右肩正面织出并列“双花”,实际改为单朵花色,同时,左袖口织出花色,昨天中午完成右肩部位的花色和领口后,在卫生间的镜子前已试穿过,非常合身,颜色柔和温婉,很衬肤色,很好。

  这件紫毛衣,妈妈试穿也没问题,她虽也爱且也适合紫色,但并不适合这款紫色。


  紫毛衣“起头”(毛线)时,就是按等同于2016年4月针织的铁锈红色毛衣(全身无任何花色)的大小标准针织的。

  铁锈红色毛衣织完后,测试拍摄过、包括前期为拍摄今年春节素材多次穿着,前些天才首次手洗,当初织完,试穿宽松、形如“麻袋”,并非刻意为之,而是以往有些毛衣放入洗衣机后会有缩水(如今全部手洗),所以针织毛衣下方边缘“起头”时,才适当放宽针织比例,从而有些过于“宽大”。


  当初,是我要求铁锈红色毛衣无需任何花色,就要这么简单素净,正因如此,妈妈才提议在配套围巾上巧花心思,稍加点缀即可,她说,铁锈红色毛衣本就颜色喜庆温暖,若织出花色,反而“喧宾夺主、锦上添花”了。

  昨天傍晚网搜围巾针织花样,妈妈本看中一款简单“菱形”花色,但设想一下,若整条围巾全是这种花色,显然太过繁琐,并不理想。


  这两天都是风雨交加,今天早上前去新城区的图书新馆,途中,妈妈就说左袖的花色最好能像“一朵绽放的花”,即和右肩花色不同,不错,起初我也希望两处花色不同。


  在图书新馆翻阅毛线针织书籍,又见2015年8月看过的几本书籍,比如下图的《送给男士的手编毛线小物》,封面人物是日本一位著名男模,书中展示了他穿着的多套毛衣和围巾、帽子、护(手)腕、护膝(小腿部位)等,此书在图书新馆里有两本。


  还有上次在紧邻的凤凰书店看过的那本毛衣书籍,即妈妈选定的紫色毛衣右肩单朵花色的书籍,图书新馆里也有一本。

  但没找到2015年8月针织“韩版男式口袋围巾”的那本《新潮韩版男装编织》(下图、“韩版男式口袋围巾”就出自此书),因为此书全是男式毛衣和围巾的针织花色。


  图片来自2015年8月相关博文



 随后,妈妈在一本书中看中一款多年前织过的“凤尾针”织法(有单、双之分),相较而言,“双波浪凤尾针”织法好看,妈妈说,不妨就作为左袖花色(放在手腕部位),此刻网搜找到一款这种“双波浪凤尾针”的织法图解(形式多样):[围巾·披肩]双波浪凤尾针毛坎肩的织法图解、教程 

 至于围巾针织花色,还需商榷、考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