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编毛线“小玩意儿”

总觉得昨晚手工编织的立夏“蛋兜”不够完美,颜色过多,还有那个不慎失误致使的绳结“瑕疵”,本想扔掉,忽然想到端午节特有的五色“手环”,于是拆掉昨晚的“蛋兜”,取出其中部分颜色的毛线,重新利用,编成了这个彩色“手环”。

  先将昨晚“瑕疵”的“蛋兜”上每个节点的绳结分别拆开,颜色两两相搭,先穿入牛角色棒扣(原在彩色毛衣配套围巾上、该围巾已于今年1月拆掉、综合另一条拆掉的小围巾改织成彩色帽子)的一个扣孔。


  再将这些彩线分成3股(起初是4股)分别以“编辫子”的形式手工编织,待编到末尾时,将末尾彩线分别用毛衣针塞入纽扣的另一个扣孔,由于彩线数量较多,改用缝被针分别塞入。


  用缝被针将这股彩线塞入纽扣后,仍有几根无法塞入,将这几根彩线分别蘸点冷水,使其顺利塞入纽扣的另一个扣孔,再用灰色毛线两度收紧、扎住穗子,并予修剪。

  当然,这都是编着玩儿的,这彩色毛线“手环”也是妈妈戴着玩的,待紫色围巾完成后,她也将用剩余紫色毛线、本月针织我的铁锈红色帽子剩余的毛线(都只各取一点)手编或针织两条女性“发带”。



今天重编的立夏“蛋兜”,只取2015年彩色毛衣、上个月拆掉该毛衣配套围巾、改织的帽子所剩余线团的黄绿蓝色,重新手编了这个“蛋兜”,反而颜色简单清爽(昨晚那个颜色太多、且有“瑕疵”)。



 同时,鉴于我的实际身高,又去纺站配了4两紫色毛衣的那款毛线(必有剩余),用于围巾达到理想长度,起初针织紫色毛衣,我就提出围巾穗子要有别以往,为达到灵动飘逸,故而加强穗子的长度和密度。

  所以,待紫色围巾完成后,长、宽和穗子都将超越以往所有手工针织围巾,一头已用毛衣针“植入”的14簇穗子中,平均每簇都是4根穗子,换句话说,每根穗子都是双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