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发带不理想,改织紫色帽子完美收针

  通常情况下,每年央视元宵晚会大多提前两天录制完成,元宵当晚播出,今年迟迟未曾发布节目单,似乎和今年春晚一样,留下诸多“悬念”。

  日前,有消息称朱军或会出席元宵晚会,主持人及演员们也将“反串”表演,总导演杨东升春节期间回广东老家过年,透露了部分元宵晚会的节目安排。


  也许大家很少留意过,往年元宵晚会,董卿一般会穿粉红、粉蓝、淡绿、紫色等相对颜色素雅的礼服,近年来几乎都是白色礼服,的确,源于汤圆(北方是元宵、两者不同)就是白色的,也源于年岁渐增,逐渐退居“二线”了。


  今年将在央视播出的全新诗词咏唱节目《经典咏流传》(据称是撒贝宁主持),去年9月由董卿主持发布会,邀请胡彦斌和撒贝宁共同推介该节目,上周偶见内容预告:相恋20多年,60多岁结婚!一对同患癌症的明星夫妻,一段最浪漫的告白(即去年参加《朗读者》的罗家英和汪明荃)


  同样,继董卿之后,朱军也首次担当独立制作人,去年12月中旬,他在微博上这样形容全新节目《信.中国》:策划8个月,录制4个月,近一年时间,8760个小时,跟几十封书信的约会,跟几十位嘉宾的交流,文字和声音,穿越时间,有了新的生命......


 

  上周为了当时还未完成的紫色围巾,又去纺站补了4两紫毛线,上周日清晨完成围巾(另一侧为15簇穗子、和一侧的14簇穗子方法相同,也以双线“植入”)后,妈妈就用剩余的2两紫色毛线尝试针织紫发带,并不理想。


  日前,她提议改成我的紫色毛衣配套帽子,其实,最初针织紫毛衣时也曾提过,当时我们估计或不理想,便一心只在针织毛衣和围巾上,既然二度提议,我们就各自想法简单商榷,巧花心思,加入了本月初在纺站买的、针织铁锈红色帽子剩余的毛线,大半天就完成了这只帽子,铁锈红色和紫色毛线都有剩余。 


  这只紫色帽子有别于今年1月和本月手工针织的三只帽子(妈妈1只、我的两只,其中一只是拆掉过往两条小围巾改织而成),上周日已将元宵素材准备就绪,因此这只帽子将以其他形式分享、发博。


  和以往一样,网搜相关图片作为参考,一番搜索,找到了上次我看中的两款欧美男模所戴的全红、全绿帽子图片,但我希望要化繁为简,由此妈妈在针织时适当改变花色,近几年的毛衣、围巾和近两个月的几只帽子也都如此,即我们根据自己喜好改变花色。


  原本这只帽子即将收顶、试戴略有不妥,妈妈也征询了我的意见,稍作修改,最终完美收针(完成)。


  最初在纺站看中这款紫色毛线,买了1斤3两,完成毛衣后开始针织配套围巾,由于围巾“起头”(毛线)较宽、且想达到理想长度,大概估算剩余不够,便去纺站补了4两这款紫色毛线,上周发现还不够,又去补了4两,完成围巾后,剩余2两便成就了这只帽子,剩余大约1两左右。

  

针织紫色围巾期间,也用过往剩余毛线手编了个立夏“蛋兜”,但颜色过多,且一处绳结有“瑕疵”,次日重编了一个黄绿蓝色的新“蛋兜”,本想将前晚那个扔掉,但想到端午五色“手环”,便依照我们喜好重新编排颜色,拆掉重新利用,改成了彩色毛线手环,将拆掉的彩色毛衣配套围巾上、同时拆下的棒扣加以利用,便成了给妈妈戴着玩儿的彩色毛线手环:手编毛线“小玩意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