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卿告别春晚、我们也将彻底“封针”(不再针织)......

想想颇为感慨,董卿首登春晚那年,我刚好毕业,又逢中国电影诞生百年纪念,宋祖英为此录制电影歌曲专辑(过往博文发过),那年春晚也被誉为那些年相对最好的春晚之一(郎昆执导),原本完成2015年的两件彩色毛衣及配套围巾后,我们说将彻底“封针”(不再针织任何毛衣、围巾)。


  然妈妈那件彩色毛衣开衫总被姨妈说起不好看,别穿了,不知何时真被放进小区的公益回收箱了,所幸,她那毛衣的配套围巾还留着。


  今年,董卿告别春晚,专心她的第三次人生选择,我说起两条小围巾(其一就是彩色毛衣配套围巾)并不实用,和妈妈商量后,决定拆掉改织帽子,而妈妈也想织一顶大红帽子,只为给去年元旦完成的大红围巾有个“伴儿”(颜色略有不同、细看才有明显差别),刚好我在街上看到一位阿姨带着一顶机织(纱线)麻花帽,将这花色推荐给妈妈,上网看视频教学,完成了这只帽子。


  本月初,妈妈说起给我2016年4月织的铁锈红色毛衣配个帽子,源于这毛衣有3条配套围巾(其一是2015年8月织的韩版男式口袋围巾),去纺站买了3两铁锈红色毛线,织了这只帽子。


  前几年我就想织件紫色毛衣,当时在纺站看过,并无理想毛线,妈妈也说紫色暗淡、冷色,估计织出来效果不好。

  不曾想,完成三只帽子后,妈妈在纺站偶见这款紫色毛线,符合我的“不能太过暗淡、不要太过鲜亮、柔和亲肤”的三要素,于是从毛衣到配套围巾、帽子,事无巨细,我都亲身参与,多次商榷,综合考虑方方面面,如同董卿和合作12年的郭培一样(至少郭培不再、或很少再做董卿晚会礼服了、将为其他女主持、明星继续服务)。

  附属阅读:董卿无缝设计加裤装 成春晚华服第一潮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