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絮语

你们都懂的,我不用微信,并非不懂如何使用,也从来不用任何护肤产品,哪怕笑容里满含着人过中年、自然流露的皱纹和沧桑。

  何况,如今每逢重要节日或特定场合,我才偶尔出镜,更多时候则是退居幕后,适当参与微信组照和部分文字标题的“筹划”。

  

  董卿说:“一个聪明的人不仅仅知道,他(她)什么时候上场,还要知道他(她)什么时候可以离开,离开的时间,决定着是你看大家的背影,还是大家看你的背影”。


  她首登春晚那年,我刚好职校毕业,今年她告别春晚,转向第三次人生选择,巧得很,我们也彻底“封针”(不再针织),源于柔和亲肤的紫色毛衣和配套围巾陆续完成。

  更想不到,还有妈妈尝试针织紫色发带、因不理想而拆掉、改织的配套帽子(单线、不同于近两个月针织的三只帽子均用“双线”形式)。

  如前期博文所说,上周日清晨完成紫色毛衣配套围巾后,来到濠西书苑拍摄(如图),妈妈才确信领口过低,容易露出内衣领口,回来后拆掉部分,补织了半寸左右,然补织痕迹太过明显,且穿着时脖子感觉不适,由此二度调整,将领口部分全部拆掉,拆下的毛线用开水烫过,晾晒出去,用2月底针织配套帽子剩余的1两紫色毛线重新针织毛衣领口,才得以完美收针,这1两毛线也仍有剩余。

  相关视频:郭培:中国高定第一人的设计之路

  那时,尽管南通还收不到上海卫视(东方卫视)的节目,但知道董卿,则源于沪上的各档综艺晚会,还有她独特的鼻音主持风格。

  还在上海工作时,她的温婉知性、亲和有度就已深入人心,备受赞誉。


  去年3月赴约沪上郁金香展,和“大宏乐园”伯伯聊起我们同样熟知多年的董卿,他满口赞誉的同时,也说起董卿当年刚从浙江被招来后、以及而后进入全新组建、各方面条件还不成熟的上海卫视的诸多工作往事。


  当年,高高瘦瘦的董卿虽只是幕后的一个普通剧务,但身为严格选拔、脱颖而出的沪上媒体新人,即便多年后的今天,她的勤奋和用心依然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从来都信奉“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的真理。


  常听身边人说起,人生短暂,凡事要懂得珍惜、知足才能常乐,然实际而言,有时却也是说易行难,又有几人能真正达到“得意时淡然、失意时坦然”的至高境界?!


  从来都很、也由衷钦佩诸如“baoshan”叔叔、“多马”伯伯等一众博友的良好心态,还有“朱鹤的天空”有如相熟多年、热心助人的“西卉”姐姐般地淳淳教导和真心劝解。

 

  有人说,网络是虚拟的,但坐在电脑后的我们都是真实的,一个人的心态是否从容不迫,不在于他(她)所说的话,而在于现实生活中,他(她)的一言一行都得以真实体现。


  无论今后我们的人生会如何走向,都请谨记、掌控好前行的罗盘,踏踏实实地走下去,也愿我们都能心态平和,笑对人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