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手工针织、刚刚完成的全新纯色毛衣和配套围巾

  今年3月博文曾有提及,我们今后不再手工针织任何毛衣、围巾。

  今年4月初,还是妈妈发现、我的首件斜肩花线白毛衣的边缘有点破损(还是妈妈同事杨阿姨教她这种老式斜肩织法,差不多也要七八年了、纯属“试验品”,当时没有任何经验)。商量过后又去青年中路的纺站挑选毛线。

  本想选择紫色毛线,但并不理想,随后选择了、类似韩版男式口袋围巾的红色毛线(实际颜色有区别、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源于毛线的缸号、色号是不同的),将给自己再手工针织一件纯色平肩毛衣,并配套一条纯色围巾。

  去纺站买线前,妈妈就说:如果毛衣主体用一种主打颜色,只在两条袖子上嵌入彩色毛线,如何?

  我也说起,如果只将两个袖口部分嵌入少量彩色毛线,想象一下很幼稚,就像戴着“袖套”,孩子穿还说得过去,成人不适宜!

 

 

  这件毛衣,最初我就想好全为纯色(全部采用平针或上下针法),不要任何花纹。

  但这样未免太过素净,因此我们商量,将在配套围巾上做些“文章”,初步设想:围巾一头采用主打颜色,另一头嵌入其他颜色毛线(另一种颜色),逐渐依次渐进、变宽。

 

  上周五上午,这件全新纯色毛衣刚刚织好,清水浸泡后晾晒出去,下午试穿过,宽松合身,确如前期商量的,领口高度比彩色毛衣略微高点。

 

  手工针织过程中,忽然想起,我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除了韩版男式口袋围巾,还有一条用这围巾剩余线团织就的红黄拼色围巾,颜色与这毛衣非常类似,由此临时改变了、再去纺站配线的原计划。

 

  同时,这次估算有点“失误”,多买了2两线(总共1斤6两),若手工针织围巾,仅3两线团就足够长了,何况毛衣织完后,剩余4两线团,商量后,不妨就让这围巾长一些(脖子里绕两圈)。

  也无需去纺站另配一支其他颜色的线团了,过往毛衣、配套围巾剩余的一点紫色、绿色、杏色、银灰色线团,就用在围巾一侧,先用那一点银灰色嵌入,感觉颜色太暗、且不够(针织到最后就差5针),便将银灰色线团拆掉,将其他3种颜色嵌入,稍微点缀一点色彩足矣。

 

  我本想过是否也在这围巾另一侧加入纽扣,便于两用,但和妈妈商量过,其他几条围巾都有纽扣两用元素,这条围巾就无需再用纽扣了。

 

   昨天中午,全新纯色毛衣的配套围巾(上下针织法)刚刚织好,清水浸泡后晾晒出去,手工针织毛衣的剩余线团,全部用于这条围巾,一点都不浪费,刚好在脖子里裹上两圈。

 

  这毛线和韩版男式口袋围巾、红黄拼色围巾的颜色几乎类似(实际略有差别、每批次毛线的缸号、色号不同),围巾上嵌入的杏色毛线略有不够,便从杏色毛衣配套围巾的穗子上取下边缘的一根填补在这纯色毛衣配套围巾上。

  整件毛衣(上下针织法、边缘是平针织法)也没有任何花纹,事先我们就商量好,就要这么简单、素净。

  韩版男式口袋围巾和红黄拼色围巾(红色部分就是韩版围巾剩余的毛线手工织就),也都能用于这件纯色毛衣。

  这回真是“封针”之作,今后不再手工针织任何毛衣、围巾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