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科文特花园歌剧院、阿根廷科隆剧院、阿根廷雷科莱塔贵族公墓

 看过《世界十大最美大楼、歌剧院》,  "ymca2011"哥哥说:这个著名剧院分类有点问题,历史遗迹和现存剧院一起入选,很混乱,因为有很多历史遗迹大剧院,比如希腊、意大利、土耳其都有。

  要么就是统一的历史遗迹剧场,要么就是现存大剧院。

  现存大剧院里,英国科文特花园歌剧院阿根廷科隆剧院,一定榜上有名,可惜这里没有罗列进去。


  网查,文特花园剧院(Covent Garden)是伦敦最负盛名的老牌剧院,也是全世界数得上的大歌剧院之一


  在想象中,这个歌剧院四周应该鲜花盛开、绿草如茵,否则怎么能叫“花园”呢?

  实际上,它处在一个集购物、游览、用餐的综合性热闹场所,虽然四周也不乏绿化点缀,但总体充满了伦敦老街风韵。

  “科文特花园”名字的来源,是因为早先确是一家女修道院的花园。

  

  几百年来,这里一直是伦敦水果和鲜花市场,后来逐渐演变为城市娱乐中心,这个地区最主要的剧院当然是英国皇家歌剧院,它于1732年12月落成,是目前英国最大的歌剧院和舞剧院,各国声乐艺术家都以能在这个舞台上表演引以为荣。


  走进剧院,首先看到的是一个装潢很现代的大厅,底楼是售票处、行李寄存部和礼品部等,二楼是一个供人们在幕间休息时喝茶、品咖啡、吃点心的休闲中心。

  不过,歌剧院还是保持了旧式贵族气派,特别是包厢,金碧辉煌,据说英女王也常到这里观赏演出。


  英国皇家歌剧院及下属的芭蕾舞团(RoyalBallet)近年来和上海保持着良好文化交流活动,皇家芭蕾舞团曾来沪演出《罗密欧和朱丽叶》,皇家歌剧院也和上海大剧院合作演出《茶花女》、《蝴蝶夫人》等剧目。


  除了皇家歌剧院,科文特花园区还拥有其他大大小小的艺术表演场所。

  花园广场像是一个户外舞台,在那儿能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有音乐表演家、能“吃火”的杂技师、魔术师、哑剧表演家、喜剧家和其他不同门类的表演家。

  每天中午在皇家节日礼堂——一个泰晤士南岸的主要音乐厅的大堂处,都有免费音乐演出,从古典乐、爵士乐到民间音乐和乡村音乐,从西方音乐到其他地方音乐,演出范围极为广泛。


  坐落在伦敦弓箭大街的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因这里曾有历史悠久的科文特修道院及水果市场,并得到皇家敕许而创建,故有此名。

  像好多有名的歌剧院一样,这家剧院最初兴建时,并不只演歌剧,有段时期甚至专演戏剧,只不过后来歌剧占了上风,挤掉了其它剧种而已。


  在这里,第一座剧院由约翰·里奇所建立,他持有一封最早由查尔斯二世写给威廉·达韦南特的授权书,特准持信人有权“在我们的城市伦敦或威斯敏斯特或它的郊区”建立一座剧院。


  此前,里奇已建立过一座非常成功的林肯酒店田野剧院,为将第二座剧院建成,他选择从贝德福德公爵手中租来科文特花园的一处作为剧院地址。


  这里曾是威斯敏斯特的一个天主教堂修道院的花园,修道院被取消时,亨利八世将它赐给贝德福德的祖先鲁塞尔家族。

  正是由于这个缘故,现在的歌剧院中仍有一个被称作“贝德福德包厢”的私人包厢,从来不向公众售票,且在弗洛尔大街后台入口旁有一个自成一体的私人入口。

  

  1732年12月7日,第一座科文特花园剧院开幕时,首演剧目就是英国杰出的喜剧作家康格里夫的一部传世佳作《如此世道》,随后100年间,剧院数得上的重要歌剧演出是《乞丐歌剧》和亨德尔的几部世界首演作品,此外仍以戏剧演出为主。


  科文特花园剧院历史上几度遭大火焚毁:第一次发生在1808年9月19日;第二年剧院重建,剧目仍是戏剧与歌剧并行不悖,但歌剧已开始占了上风。

  1826年,剧院特别向德国的韦伯约写了一部作品,就是有名的《奥伯龙》,到1845年更推出一系列广受欢迎的大歌剧,从《威廉·退尔》到《胡格诺派教徒》。


  从1847年起,科文特花园剧院正式改名为“皇家意大利歌剧院”,英国在历史上不是个歌剧传统很深厚的国度,科文特花园剧院几百年来,没出过几位了不起的本土歌剧作者,但至此歌剧演出已牢固地确立起来。

  

1856年第二座剧院再次被火烧毁,两年后的5月15日,第三座剧院以梅耶贝尔的《胡格诺派教徒》拉开首演帷幕,从那以后直到现在,除了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有过中断外,每年都在特定的伦敦“演出季”时间里推出歌剧作品。

  英国的歌剧传统虽不深厚,但戏剧却是众所周知的强项,所以歌剧一旦流行开来,现成的剧院总有不少。

  作品就是另一回事了,从普赛尔去世以来,伦敦的歌剧舞台就成了意大利作品的天下,一直到19世纪末,在科文特花园剧院上演的歌剧都是用意大利语来演出的。


  1892年,科文特花园剧院得到皇家歌剧院的荣誉称号,也是在这一年,马勒率领汉堡歌剧团来访,演出剧院历史上第一套全本的瓦格纳《尼伯龙根指环》,到这时,剧院已改为用原作语言演出了。

  这期间,剧院事业日盛一日,享有国际声誉的艺术家们纷纷来此登台献艺,剧院也跻身于世界一流歌剧院之列。

  法国大作曲家德彪西曾称赞它代表了英国人最优秀的一方面,不但装修富丽堂皇,而且音效尽善尽美,在这里听音乐是极大享受。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剧院曾被用作舞厅,但1946年又重新开放,设有常驻演出团体,且享受政府津贴。


   本世纪头几十年里,英国指挥家托马斯·比彻姆为剧院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剧院为一大批英国作曲家像布里顿、沃尔顿、蒂皮特和马克斯韦尔·戴维斯等人的新作举行过世界首演。

   这座剧院1946年重新开放时,能容纳2250名观众,后来不断加以修缮,从建筑外观,到观众大厅的装潢,再到剧院音响效果,无一不是更加完美。

   实际上,科文特花园剧院自建成以来,就一直在不断扩充,1989年的一次重建是连同科文特花园的市场都包括在内的,规模更大。

   这片区域重修后,原本就以花卉、水果和蔬菜的批发市场闻名的科文特花园,更焕然一新,建起现代化的商场。

  剧院更增添了好些扩建部分,难得的是,并没有破坏原建筑物的平衡与和谐,很好地保存了原有风格。

  扩建工程至今也还没结束,且将延续到下个世纪,所需费用相当昂贵,政府特别为此发行彩票来筹措资金,未来的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一定会更加光彩夺目。







阿根廷科隆大剧院,这所歌舞艺术的殿堂曾一直都是王公贵族拥有的专属,还好现在已不复如此。

  因为一位热爱歌剧的王后,而建起的科隆歌剧院,曾经的歌舞升平,如今最终归于平静:几千万册的书籍,取代了3000多个的剧院座位。


  我们足以在这座同时具有意大利风格基调、德国建筑般坚固、优美大方的法式建筑里,从保存尚完好的剧场里,找寻当年的辉煌。

  站在二楼环形走廊,整个剧场呈马蹄形,周围有三层包厢、四层楼座,设有总统和市长专人包厢。

  剧场内的主调颜色是大红和金黄,入口的正門,有高大前廊,廊柱,门槛,墙面,台阶,扶栏,全是雕刻精美的大理石。

  当初歌剧院剧场整体面积7050平方米,围绕着7层包厢,曾拥有观众座位3200个,厅内设有世界最大舞台,长35.25米,深34.5米,红色天鹅绒帷幕绣满典雅图案,大厅穹顶还装饰着阿根廷著名画家乌尔•索尔迪画的51幅音乐舞蹈题材绘画。

 

  据介绍,当初剧院落成后,世界第一流的剧团、芭蕾舞团及著名歌唱家、钢琴家、芭蕾舞大师和歌剧明星,都把能到这座艺术之宫来演出引以为荣。

  在靠近天花板的墙上,题满了曾在这里演出过的各国著名乐队和世界名剧的名称。

  剧场内还有观众休息厅、艺术家休息厅、会议厅、宴会厅、排练场、练功室和交响乐团演奏厅等。

  每个厅里都有著名音乐家、作曲家、乐队指挥的塑像,走廊上则悬挂着令人目不暇接的名剧剧照、名画和其它艺术品。


  抬头间,戴着面具的浮雕头象在天花板上俯视着人们,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


  了解完这么多歌剧院辉煌的过去,再看看眼前依然清晰可辨的剧场装饰和布局,在想象中回放当年一幕幕精彩的歌舞剧,只是几千个座椅换成了一排排书架,不少爱书的人流连在往日的剧场书店,不知道有没有天籁之音萦绕的幻觉呢?

  喜欢阅读和买书的人们,站在大剧院书店里的一排排书架前,看的忘我。

  挑好心仪的书籍,就抱着不放了。


  旅行到每个地方,我都喜欢去那里的书店看看,买些自己喜欢、本地买不到的书,本来也想在这座剧院改成的书店里淘本书,无奈文字看不懂,最后还是空手而去。























出了剧院书店,我们来到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贵族街区的雷科莱塔贵族公墓

  在我们国家,但凡墓地都是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可在阿根廷,却有这么一个墓地,不仅历史悠久、精心建造,还游人不断,每天都有大量游客排队前来参观,这就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国家公墓,也称雷科莱塔贵族公墓(RECOLETA)。

  贵族街区,街道两边都是时尚咖啡吧、名牌精品店、高尚住宅楼,而建于1822年的贵族墓园就坐落在这里,一堵斑驳沧桑的老墙,隔开了生与死的两个世界。

  站在镶嵌在墓地大门口大理石地面的铜字1822上,有一种从千里迢迢的东方,前来探视历代阿根廷历史风云人物的感觉。

  走进墓园,仿佛是一个别墅小区,所有墓室均采用昂贵石料建就,不同时期呈现出不同建筑风格,华丽雕饰,特别是欧式宫殿式陵墓,更默默的向人们表明着墓主人高贵的身份。

  让我仰望的不是这些富丽堂皇的墓室,而是墓园里一尊尊精美的雕塑、浮雕。


  据介绍,这些雕塑有不少出自欧洲著名艺术家之手,天使、圣母、侍女、儿童、动物,或者墓主人的雕像,甚至有故事情节的雕塑组雕,叙述墓主人生前光辉事迹、记录家族发展历史,无不栩栩如生,从这里众多的雕塑看到,文化和艺术的感染力,即使在墓地里都足以令人过目难忘。


  这些姿态各异,极具艺术魅力的雕塑让recoleta贵族公墓增添了独特风采,仿佛是一座雕塑公园。


  随着游人们走进墓地,听导游介绍墓园的种种细节,原来,阿根廷人去世后要进入这座贵族墓园是有严格门槛的,从1822年在教堂后花园设立这座公墓开始,就仅限拥有十世以上贵族荣耀的人方可入葬,因此,这座占地10英亩的墓园里,安葬的7000位阿根廷达官显贵,无不是社会精英,其中就有23位阿根廷正副总统。


  过去了两个世纪的漫长岁月,墓地主人的贵族身份没有改变,却可以从墓室外观看出墓主家族的兴衰没落。

  有的虽历史悠久,但整洁干净,摆放着鲜花,说明有后人常来凭吊打理;有的陵墓虽然面积很大,雕刻精美,却长满荒草,甚至有坍塌危险,一派衰败景象,猜测应是后人不济,无力维护。

  一边走一边看,只让人感慨人世沧桑,世事无常。


  这位生前应是名战功赫赫的将军。

  犹如帝王般的雕塑,身后还有一组壁雕士兵组像。

  富有内涵和寓意的雕塑。

  古罗马式宫殿建筑般的墓室。

  天使的守护。

  镂空十字架门洞,黑漆漆的,虽然好奇,还是不敢凑近去看,据说墓主家族的历代遗体棺材都堆放在里面。

  这个简单得多的组合式墓碑,是不是有咱们现在流行的“格子铺”的感觉?

  除此,绝大部分还是豪华宫殿式墓室。


  如果在墓园里慢慢走,细心观赏,也得花不少时间。

  所有高贵灵魂,所有超人智慧,所有亲情、爱情,所有辉煌、悲喜,告别人世间的最后,都一样归于这里,在这空间狭窄的陵墓宫殿里永远安歇着,静静看着这些生前极尽荣耀的往生者的最后家园,不禁让人唏嘘不已。

  有的游人走累了,直接就在墓室前的石凳上坐下休息。

  墓园外,摆地摊的小贩和游人们都席地而坐,每到周末,贵族墓园外的假日集市更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相关阅读:阿根廷科隆大剧院 艺术的殿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