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今生和“古典”有缘

7月,妈妈浙江天目山归来,就听她说起,全新加入扬州舅舅亲生大姐创办的家族微信圈的湖南亲属,也成了她的微信好友。

  果然,不论日常发布富含人生哲理的微信链接、或手机拍摄的各类照片,湖南亲属都第一时间频频点赞,俨然妈妈的忠实“粉丝”。

  也正因那晚在扬州所住旅馆接到总台电话,获悉来送照片给我们的“点”舅舅(我应称呼为舅公公)的手机号码,他也欣然接受微信好友邀请,虽偶有点赞,但同爱摄影,以及对当下中国社会种种乱象的担忧和关注,也在微信和妈妈常有交流。

   8月扬州归来,某天禁不住和妈妈说起:“似乎我们都很适合古典风格”!妈妈听后、深表赞同!

  

  诸如这扇别具特色的“葫芦”形门洞,在我们几乎逛遍、入选世界遗产的各处苏州著名、特色园林里皆从未见到,却在扬州瘦西湖里、去往二十四桥途中,因一只黑白毛色的野猫的出现而显现眼前,惊喜之余也啧啧称赞。

  尤令我酷爱的是门洞里、那株若隐若现的青翠芭蕉,自然想起《红楼梦》里、宝玉和众姐妹作诗作画的场景描写,而“蕉下客”正是“金陵十二钗”中、史湘云的自诩称谓。

  而我这组“葫芦”形门洞的组照发到微信时,就是以“扬州瘦西湖.蕉下客”为题的。

  冰心曾说:“墙角的花,当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高了”!

  

  不妨借此转换一下,我倒觉得:芭蕉虽多栽于墙角的荫蔽之处,并非孤芳自傲、而是低调谦和、以其碧绿狭长的叶片送来阵阵清凉,令人赏心悦目。




一直也深爱古籍善本,尤爱线装古籍。

  早前就在网上看到、扬州盐埠西路的旅游局旁不远,正是扬州古籍书店的所在。

  只是,和全新装修、古色古香的苏州古旧书店相比,扬州古籍书店显得格外冷清、生意也极为清淡,更找不到、哪怕一个和我同龄的青年。

  不过,值得称赞的是,这里有多套不同版本的中国四大名著,即便随意翻阅、也越发让我爱不释手。





 熟悉我的你们都懂的,我和董卿一样,都爱《红楼梦》,也都偏爱深绿。

  的确,《红楼梦》是任何年龄阶段都可以看的一本书,而且在任何一个阶段翻开,可能都会有各种不同的收获,尤其这本书,你一遍一遍地读,也让自己更丰厚。

 

  旅馆所在的扬州皮市街上,这家颇有名气的边城书店也相当不错,何况这也是一家主营线装古籍的特色书店。

 

  古籍书架前的两把古朴椅子也甚合心意,连同旁边的石桌,一看就是货真价实的老物件。

 

  稍显不足的地方在于,若将我坐的这把椅子上的单薄藤垫换作松软的蒲团,再有便是头顶的灯具和旁边的白色立柱全都换成原木质地或相应的古朴颜色,我会更为喜欢。

 



  8月中旬,去图书新馆还书之际,二度来到4楼、没有任何读者进入的古籍阅览室,只为平心静气、不受打扰地在这方不大的空间里,安安静静地看一会儿、合乎自己口味的古籍。

 

  如此,甚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