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割舍”的绿色情结

  8月10日下午,全新改版升级的《我要上春晚》在北京大兴“星光录影棚”录制了新一季节目,旨在为2017年春晚筛选全新演员和节目,首期节目也将于明晚19点30分回归央视3套。

 

  每年9月,央视春晚剧组就此筹备、组建,也将开始最为繁忙的几个月,只为次年的春晚“盛宴”。

 

 

 “如果你要问我什么颜色最能代表浓墨重彩,我一定回答是深绿色,它在我心目中就是这个成语。我本身最喜欢的就是树木,很葱郁。所以我偏爱深绿”。

 

  没错,说这话的正是董卿。董卿:告诉你春晚六年背后的故事(2010年4月采访手记)

 

  单就每年春晚而言,我最欣赏、且深表赞同的,就是董卿开场必选红色礼服,寓意春节的喜庆祥和;再有便是之后、通常提前录制的元宵晚会,她也大多身着白色礼服,源于汤圆(北方是元宵)就是白色的。

 

  从她11年前首登春晚至今,以及各类晚会部分服装的御用设计师郭培的最爱也是绿色。 《波士堂》:专访“玫瑰坊”服装公司董事长.郭培(2013年2月、上海第一财经频道播出)

  【美丽上海】郭培和她的“中国新娘”婚纱梦(上海外滩22号百年红楼一楼的“玫瑰坊”高级定制上海店)

 

  熟悉我的你们都懂的,我和董卿一样,也都偏爱深绿。 绝非玩笑,不是最爱、也不是酷爱,而是偏爱

 

  8月出发前期,我就想好、在瘦西湖必穿青葱绿色短袖,次日吃饭、相聚选择粉色短袖,去往“钟书阁”将穿5月在扬州买的、视觉观感上色泽偏蓝的苔绿色短袖。

 

  却因南通天气变化无常,十分阴冷,多次微调,才将苔绿短袖替换为浅军绿色长袖,以防扬州也是这般阴冷天气。

  结果呢,你们也都看到了,虽在整体环境、灯光偏暗的“钟书阁”身着浅军绿长袖,颜色难免更为暗淡,然颇为庆幸,在边城、“浮生记”两家书店,以及次日的万福大桥,倒十分适宜。

 

  或许,这正是所谓的可遇而不可求,此前我并不知晓这几处环境究竟如何。

 

  同处旅馆所在的皮市街上,和边城书店相距不过百米,“浮生记”书店面积更小,但紧凑的书籍陈列方式、两套小小桌椅的摆放位置和原木材质,让我一见倾心。

  相较于妈妈为拍摄效果让我坐的椅子,我更倾向于旁边、藤编椅面的弧形椅子。




 “钟书阁”扬州店的整体环境并不十分理想,当走进其间,我便想到、不妨利用色泽鲜艳的书籍以此弥补穿着颜色暗淡的不足,即刻映入眼帘的便是曾经多年颇爱的黄配绿。




 从小到大、直至初中毕业,所穿外套、衣裤、衬衫、鞋子之类几乎全是表哥或旧、或半新不旧的,包括他早年的部分老毛衣,有时也是重新拆掉,妈妈全新纯手工翻织的。

 

  时至今日,我都不是讲究吃穿的孩子,也从不追求所谓的某某品牌。

 

  在瘦西湖外的餐饮街区,相较另一组整齐排列的两列“猴子”造型装饰玩偶,我更喜欢这18只“猴子”,且和绿色“猴子”合影,也许有人会说,你还是“最爱”绿色吧?!

 

  其实不然,我会不假思索地告诉你们,最爱的是它们各不相同的局部色块,比如红头“猴子”的红色,黄色“猴子”的黄色......

 

 “猴子”并非我的属相,与其合影,纯属好玩儿,便也化身其中一员。



人常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也许是内心实在难以“割舍”的情结,我的外套、短袖、长袖、毛衣、围巾、衬衫、布鞋,6月新买两双运动鞋中的一双,同为6月在苏州皮市街花鸟市场一眼看中的毛线手工钩编婴儿鞋,大多含有绿色元素。

 

  即便如此,也只是有时相较其他不理想的颜色来说,首选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偏向绿色。

 

  姜黄、乳白(或奶白)和相对柔和的紫色也是我偏爱的,似乎可不像一个男生的喜好和选择。

 

 

  如果你们问我,通常最爱用哪种颜色搭配绿色?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红色!

 

  诸如瘦西湖里这两扇“葫芦”形门洞,不论是6月在苏州观前街恰逢“贱卖”,妈妈10元收入囊中的“中国红”丝巾(颜色还不够纯正),还是头顶悬挂的灯笼,都是喜庆的红色,才能烘托出节日氛围和鲜亮的色彩点缀。






还是去年妈妈化疗期间偶然说起,色彩真是“结棍”(南通话发音、意指厉害)呢!

 

  此后至今,但凡看电视或走在街上,若有难以归类的色彩,我们常有“争执”:诸如偏绿还是偏蓝,或属于红色系、是偏紫红还是玫红......

 

  几个月前就获悉中华慈善博物馆7月试运营,9月正式开馆,本想着7月炎热,就穿大红色短袖以此庆贺、寓意“慈善大爱”,随后发现7月根本就来不及试运营,必然9月开馆,果然多次综合网查确认前天举行开馆仪式,近期就穿了这件偏桃红色的乳白长袖,刚好天气也较为凉爽。

   当时就和妈妈说起,等开馆时我们必有一人穿着红色,也早想好、发到微信的核心组照就叫“慈善大爱满中华”,同时隐含了“中华慈善博物馆”的名称。

 

  现如今,我更倾向于退居幕后,除非特定或重大场合才会出来“撑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