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花相伴的幸福恬淡

  7月去往浙江天目山前,妈妈就觉舌头不适,去市三院口腔科相熟的巫医师处就诊,原属女性更年期正常现象,吃些消炎药即可缓解,她也说起去年罹患乳腺癌,被告知若有问题,舌头上会有生长物。

 

  偏偏近两天、她又觉舌头上长了个“小疙瘩”,不免有所不安,联络得知巫医师正长休“病假”(大概是生二胎),让找口腔科的朱医师诊看。

  来到医院,又逢朱医师不在,让明天再来,一位实习女医生诊看说没啥问题,而她还有四年才能度过首轮癌症术后“危险期”,凡事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你是才女吧!我看你拍的风景照、就知道你文化功底很深、感情丰富!”

  “惭愧!惭愧......想问一下你是否会后期制作、你的题词(微信配图.想说的话)是怎么加上去的?”

  “哦!还要努力实践才行!谢谢!要跟你在一个城市(南通)多好呀!有共同的爱好(摄影)!还可以在你身上学到很多优良品质!”

  “对不起,我去日本玩了七天,由于我的手机在日本和韩国不好用,今天回到家才看,回信有些晚!”

  “我们再教育培养二代人也培养不出(诸如日本的高素质全民社会)这样的文明社会,小x(湖南亲属)说我不爱国!”

 

  这些正是8月扬州归来至今,继湖南亲属后、成为妈妈全新微信好友的扬州“点”舅舅(早年已故太公妹妹的子女之一、约莫六七十岁的老人)的部分微信回复。

 

  离开扬州的前一天上午,老人和女儿、年幼的孙子(祖孙3人)陪同我们和湖南亲属的母亲(年过七旬)3人前去万福大桥、万福闸游玩、拍摄期间,也曾多有交流,就觉老人颇为朴实、真诚,实属难能可贵。



 从不曾觉得诸如凌霄、紫薇之类的花卉多么美艳,令人愉悦!

 

  却不想8月在扬州瘦西湖里、因那只黑白毛色野猫的出现而意外巧遇、让人啧啧称赞的“葫芦”形门洞后,紧邻附近的湖边一处古典院落里、旅游纪念品商店门前,这株盘踞于太湖石假山上、长势极为繁茂的凌霄即刻映入眼帘。

 

  花虽并不很多,然满目的绿色枝头间、或多或少、抑或三朵五朵盛开、部分临近枯败的橘色凌霄,竟足以瞬间改变我对它过往的“轻蔑”印象!

 

  更不会想到,随后几天在扬州何园、个园、东圈门历史街区等处,频频得以见到墙头上尽情盛放的凌霄,真的好美。

 

  还有紫薇,起初总觉得花朵形似“木耳”,果实貌如微小的“安豆”,没啥特别的!

 

  然正是8月中旬、路过市区钟楼广场,偶得那张发到微信的、身着鲜艳纯色红衣的老人上桥的背影照片,乍一见,自然想起席慕蓉的那篇《一棵开花的树》。

 

  不久后的某个周日,完事返回顺道路过,便在这株深玫红色的紫薇树下来回反复地选取各种不同角度,只为永久珍藏、定格它那时正逢绽放到极致的最美姿态。

 

  熟悉我的你们都懂的,所谓“有花相伴.心也恬淡”,或许我注定和这世间的花草有着不解之缘,每每遇见,大多恰逢傲然盛放、总能心遂人愿。

 

  天气渐为凉爽,也偶有炎热,时下正是栾花大量盛放的时节,最初还是从“高山寒雪”叔叔博里知晓其名为“黄山栾树”,满树形似“桂花”的细小花朵,花瓣淡黄、花蕊鲜红,随着秋风纷纷飘落,也算是每年秋季第一拨落花、结果的高大乔木吧。

 

  而小区南门外的濠北路上、自西向东,从紧邻濠西路的全新濠河游客服务中心到毗邻濠东路的城隍庙新址,马路两侧,拥有市区最大面积的黄山栾树行道路,满眼望去,绿叶、黄花、红蕊,俨然“一路芬芳”的唯美意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