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难能可贵的真挚友情

“xx,扬州马可波罗花世界真的太美了!希望你这二天来玩一下,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最好5、6号来,我姑娘(女儿)休息,可以陪你们尽情玩!晚上更美,来扬后吃住行都不要你们烦”!“我们今晚玩得才回来”!

  3日晚间10点多,扬州“点”舅舅(我应称呼为舅公公)发来上述微信邀约,次日,妈妈询问姨妈是否同去?


  姨妈说起,国庆假期、牛牛都在她那儿,加之婆婆术后仍在住院,根本走不开!还是让我们前去!

 

  我们婉拒邀约,收到老人回复:“可惜,国庆期间有很多看,白天有外国明星表演,晚上有灯光、烟花,真的太美了”!


  不曾想,4日晚间,老人又在微信发出、今年8月他用单反拍摄的几张照片:妈妈在万福大桥的个人照片、她和湖南亲属母亲的两人合影,我们和湖南亲属母亲的3人合影。



  还是今年8月,偶然网查获悉瘦西湖又将二度承办第30届全国荷花展,连同其在内的扬州16家景区可凭、途经扬州的十座指定城市动车组车票享受门票半价优惠,由此我们才将原定9月的扬州之旅予以提前。


  无巧不巧,买好车票,又接姨妈来电,告知常州亲属邀约大家扬州相聚(刚好就是我们抵达扬州的次日),同时参与的还有、早年同住东圈门历史街区18号的太公姊妹的几个子女(大多身处镇江、也有在扬州和北京的),且都是七八十岁的耄耋老人,而“点”舅舅正是其中一位。


  我们本也邀约姨妈同去,但她因家事繁忙且天气暑热不愿前往,委托我们代为问候、相聚,如此我们也才首度相识这些此前从未谋面的亲属。


  离开扬州的前一天清晨,常州亲属一家先行返程,湖南亲属的母亲(我应称呼为姨婆婆)得知我们也想去趟万福大桥,随即告知正好同行,源于前一天晚间,“点”舅舅就说将带她去趟万福大桥、万福闸,毕竟她远在湖南益阳,回来一趟很不容易。

  于是,便有了那天,“点”舅舅和女儿以及年幼孙子,开车带我们和湖南亲属的母亲3人同去扬州市民中心、市民广场(即2500个“月亮”灯寓意2015年9月扬州建城2500周年)和万福大桥、万福闸的行程,而马可波罗花世界与之紧紧相邻



  也是今年4月从网上获悉,这马可波罗花世界(世界首座文化、花卉双主题乐园)盛大开业,也看过几位相熟博友的相关博文,里面也就一块人造四季花田,其余全是游乐设施。

  这点,当时从万福大桥东侧塔楼下来,在大桥边拍照时,“点”舅舅也予确认,也曾征询我们3人意见,是否进去游玩?我们明确婉拒!


  返回扬州市区途中,老人祖孙3人又带我们去餐馆吃饭,得知我们次日也将返回南通,便说会将照片冲洗出来,送到婳婳家。

  我本想着,无非就是普通5寸照片,而当晚回到宾馆不久,又接总台电话,老人专为送照片而来。


  下楼拿到照片,我本邀约老人上楼坐坐,他却婉拒离开,让早点休息。随后我才发现,他竟十分认真细致地选出几张为我们拍的合影,放到大约10寸加以封塑,还将那张我和小家伙提议、大家一起合影的5寸照片插在一本小相册里。

  湖南亲属母亲拿到的照片中,有几张和我们都是一样的。


  据说“点”舅舅早年就酷爱摄影,也曾上过一次两个月的摄影培训班(并非老年大学、一周就上两堂课、都是晚上、学费不贵,却也不便宜)。


  我说从这个细节就足以看出“点”舅舅真心热忱、十分淳朴,当下社会难能可贵,拿到照片当晚,拨打老人手机没有接听,便以短信发送,收到回复,内里提及早年因肺癌去世、仅仅50多岁的外婆(七个兄弟姊妹中最早去世),言简意赅、温暖人心。


  国庆前夕,身在北京、照顾专攻美术的孙女的扬州舅舅生母来电询问妈妈近况,我们才知“点”舅舅也是普通工厂退休,老伴儿去世多年,今年8月陪我们去万福大桥的是他在旅行社工作的大女儿......



  桥下就是京杭大运河(局部),那天“点”舅舅说起大桥塔楼可以上去,或许双休日不对外开放,询问过后,其实是周一无法登顶,由此十分幸运,只需凭身份证就可获取观光券。


  由于今年7月中旬起,东侧塔楼顶端的几层处于维护状态,无法登顶,所以最高只能上到7层,目前以售卖纪念品为主,据说今后两座塔楼将分别开设餐饮小吃、娱乐设施等。


  当时“点”舅舅给湖南亲属的母亲(年过七旬)拍照,我刚好坐着翻看杂志,她便随手将包放在桌上,妈妈随即说起:“刚好给你点个(亮)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