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上海老克勒“树隐人家”的曾经和现在

2012年重新回归博客空间,偶然机缘,知道和认识了老上海博友“树隐人家”夫妇,由此成为了朋友。


  这是上海一家报社在2012年10月16日为 @树隐人家 拍的新闻图片,这批原版照片,是 @树隐人家 前两年通过网络传给我的,一直留存着,他们是土生土长的上海“老克勒”,黄浦区小南门的天灯弄84号就是他们家曾经开设的茶馆所在。


  为保护他们夫妇的相关信息和隐私,发到博客和微博的图片上,我加了自己微博的新浪水印。












去年是我阔别上海整整20年,去年5月我独行上海“探路”成功后,间隔几天,又陪妈妈去了一次上海。

  独行上海那天下午,从城隍庙(豫园)出来,全凭感觉、一路步行且准确无误地找到“树隐人家”的住处(中途为确认“小南门”方向问了两三次路),却看到了下面这番场景,从几位邻居那里获悉,他们家的茶馆早已难以继续经营,夫妇俩为了生存,不得不双双外出、重找工作在外上班。

  我留下电话让热心的胖子大哥转交他们夫妇,傍晚返回、即将通过苏通大桥时,接到一个上海的手机号,当时还很疑惑,可接听后正是陈叔叔打来的,原来前一晚,他在QQ上看到我将来上海的留言,告知了全新更换的手机号,而我那晚并未登录QQ,所以全然不知。

  去年5月独行上海“探路”来到“树隐人家”,看到这番破败不堪的场景,这些照片无需留存、当时发过博文就已删除。

  邻居告诉我,有两只流浪猫一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这是其中一只,他们出门,猫就跳到屋檐上等他们回来。

  他们家对面正是著名的历史老建筑“书隐楼”遗址。

 

 

  2013年5月 @树隐人家 发来消息,随后寄来这本《上海画册》,内里这篇采访手记正是他们家的故事,原来多年来夫妇俩常在上海老城区内寻找一些拆迁工地上的“老古董”(诸如老房子拆迁留下的瓦片、木头等能反映上海老城厢的历史物件),加以简单修复、加工,用作家里的装饰。

  此为2013年6月我的博文:上海画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