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玫瑰”王国.保加利亚、“玫瑰”战争的典故

  说起闻名世界的“玫瑰”王国,自然想到希腊北边的保加利亚,那里有古色雷斯人遗留下来的神秘爱情方程式,也有古保尔加人横渡黑海向普罗夫迪夫挺进的憧憧身影。


巴尔干山(Стара Планина  意为老山)将保加利亚分为北部的多瑙河平原和南部的色雷斯低地,西南部是罗多彼山脉,其穆萨拉峰高2925米是保加利亚和巴尔干半岛的最高点。

向东保加利亚滨临黑海,多瑙河是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的界河。

保加利亚属大陆性气候,东部受黑海的印象,南部受地中海的印象,气温在一月的-2°和2°之间(在山地到-10°)和七月的19°至25°(山地约10°)之间,年平均降雨量在450至600毫米间(山地达1300毫米)。

保加利亚境内的巴尔干山麓,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土壤肥沃,成片的玫瑰花在这里竞相吐艳,在碧绿枝叶中,各色玫瑰随风摇摆,散发醉人芳香,这里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玫瑰园,价格比黄金还高出一半的玫瑰油每年会带给这个"玫瑰王国"可观的经济收入。

古希腊神话里,玫瑰凝聚着美神阿多尼斯的容颜,洋溢着爱神阿佛洛狄忒的津血。

保加利亚拥有330年玫瑰油制造史,拥有世界最大玫瑰种植园,以及世界近四分之三以上的玫瑰品种。

曾有个日本青年远渡重洋,踏遍各大洲,历经数十载,寻觅真正的玫瑰香水,转辗到巴尔干半岛,止步于保加利亚罗多彼山脚下,终于在玫瑰谷找到100%纯正的玫瑰油,他相信世上有纯粹的香水,由此也坚信世上有真正的爱情。

多瑙河滔滔东流,黑海碧波粼粼,维多莎山枫叶如火,玫瑰谷芳香飘溢,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有一种情感在胸中燃烧。

清晨,保加利亚年轻人在撒有玫瑰花瓣的温水里沐浴浸泡,穿上洁净衣服,喷洒玫瑰香水,带着一缕缕让人心跳的素香出门,傍晚,他们手捧一枝枝玫瑰,相会在酒吧,古树下,小桥边。

玫瑰花娇媚依人,男人含情脉脉,女人细语喃喃,据说,一枝红玫瑰代表的含意是:你是我世上唯一的最爱。

无论走亲访友、探望病人,还是去墓地祭扫,都要献上一束玫瑰,给死者的花束枝数成双,给生者的枝数成单。

保加利亚的玫瑰有观赏玫瑰和经济玫瑰之分,全国只有卡赞勒克地区的玫瑰可以从中提炼玫瑰油。

卡赞勒克地处保加利亚中部,巴尔干山脉南麓,这里土壤肥沃,气候温和,雨水充足,适宜玫瑰生长,于是保加利亚人在此营造大片玫瑰园,种植玫瑰。

这里的玫瑰属低矮灌木,叉枝丛生,枝上多刺,花朵特多,人在玫瑰陇间行走,高的枝条仅及腰,矮的着地而生。

花色粉红,花朵略大于我国的蔷薇,直径约4-5厘米,但花瓣比蔷薇多,摘一片花瓣捏在指间,用力一捻手指就粘乎乎的,香留良久,玫瑰油正是从这种花瓣中提取,据当地花农介绍,为提取一公斤玫瑰油,需要两千公斤玫瑰花瓣,正因如此在国际市场上,玫瑰油的价格比黄金还高。

卡赞勒克以西,有一条绵延近百公里的山谷,是保加利亚种植玫瑰最多的一个地区,也被称为“玫瑰谷”。

一望无际的玫瑰花田延展在纵深近百公里的峡谷中,到了6月收获季节,这里被各种颜色的玫瑰覆盖,场面颇为壮观。

早在1270年,保加利亚就从叙利亚引进大马士革玫瑰,16世纪,保加利亚人开始用玫瑰提取玫瑰水,自1680年后开始将大部分玫瑰用于生产香料工业用的玫瑰精油。

如今,保加利亚已是重要的玫瑰精油出口国,产量占全世界的40%,玫瑰精油是制造高级香水的主要原料,1公斤玫瑰精油在国际市场的价格高达6000美元,因此也有“液体黄金”之称。

玫瑰油不能直接使用,只有稀释加工制成玫瑰香水才能用,而保加利亚的玫瑰油绝大部分出口法国。

每逢六月第一个星期日后,保加利亚的"玫瑰节"就开始了,人们天不亮就从全国各地甚至周边邻国驱车赶往卡赞勒克市。

玫瑰节第一项活动是去卡市郊外的玫瑰园采摘玫瑰,人们把花瓣倒在地上,少男少女们围着花瓣堆跳啊唱啊,祈求来年丰收,接着人们涌向市内的玫瑰研究所,一队“玫瑰”小姐穿着一色的民族服装,头戴玫瑰花环,手提花篮,在研究所前的广场欢迎国内外游客,向人们挥撒玫瑰花瓣,为"玫瑰节"增添一丝蜜意。

玫瑰代表忠诚与爱情,几乎获得世间最多、最美好的赞誉之词,为了它,15世纪的英国还爆发了一场持续10年之久的"玫瑰战争"。

玫瑰战争又称蔷薇战争(Wars of the Roses 1455年─1485年)是英王爱德华三世(1327年-1377年在位)的两支后裔:兰开斯特家族和约克家族的支持者为争夺英格兰王位而发生断续的内战。

两大家族都是金雀花王朝王室的分支,约克家族是爱德华三世的第四子的后裔、兰开斯特家族是爱德华三世的第三子的后裔。

玫瑰战争是约克家族的爱德华三世的第五代、第六代继承人对兰开斯特家族的爱德华三世的第四代、第五代继承人的王位战争。

"玫瑰战争"一名并未用于当时,而是在16世纪时、莎士比亚在历史剧《亨利六世》中以两朵玫瑰被拔标志战争开始后才成为普遍用语,此名称源于两个家族所选家徽,兰开斯特的红蔷薇和约克的白蔷薇。

战争最终以兰开斯特家族的亨利七世与约克的伊丽莎白联姻为结束,也结束了法国金雀花王朝在英格兰的统治,开启了新的威尔士人都铎王朝统治,也标记着在英格兰中世纪时期的结束并走向新的文艺复兴时代。

为纪念这次战争,英格兰以玫瑰为国花,并把皇室徽章改为红白玫瑰。

附属阅读:玫瑰王国,保加利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