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云锦,就没有《红楼梦》

收到短信:昨天公墓(祭扫)、也在大明寺,阴雨、今天去“万福花园”,阴天。

  昨夜,本地又是一夜雨水,今天依旧细雨蒙蒙。

 

  乍一见这“万福花园”,从未听说,难道是新开发的景点?!

  倒会想起紧邻去年4月开业的马可波罗花世界的万福大桥、万福闸(桥为新建、闸是老的),或是瘦西湖里的万花园餐饮服务中心。

 

  网查也找不到任何关于“万福花园”的相关信息,事后短信询问才知,其实就是马可波罗花世界!

 

  3月中旬,偶然转换频道,看到央视3套《开门大吉》最后一位嘉宾正是著名服装设计师劳伦斯.许(本名许建树、因在国外留学、方便法国人称呼而起的洋名),答题期间两度穿插、展示了他设计的八套云锦礼服。

 

  而他也是首位将原产南京的云锦(中国四大名锦之一)设计制作成礼服、同时也将手工编织云锦的机器引入巴黎时装周(世界四大时装周之一)让老外们大开眼界的中国设计师。


  也许你不认识他,但若提起范冰冰的“龙袍”、姜文妻子周韵的绿色云锦礼服、吴佩慈的“丝路敦煌”、大陶红的蓝白“凤凰”云锦礼服等女明星们穿过的礼服,或许就会有些印象了吧,而这些礼服正是出自他的团队设计。
  就我而言,并不十分喜欢他的设计,据说他工作时都得穿着正装才能画出设计图稿,已是这个高个儿瘦弱的山东男人多年的习惯之一。

 

  他在答题现场说起,曾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云锦,就没有《红楼梦》!

 

  通过网搜,我找到以下内容(下方链接的过往博文也有关于云锦的详细介绍):

 

  没有曹家人的努力,云锦就没有后来的规模与技艺,没有云锦,就没有曹家三代四人任职江宁织造府的经历:而曹家人的经历,正是《红楼梦》的蓝本。

  所以,可以这么说,没有云锦,就没有红楼梦。

 

  长江路是南京最繁华的地段之一,到处都是流光溢彩的现代建筑,如不细心辨认,很可能就错过了一座镶嵌在玻璃钢柱之内的中式园林术门,和江宁织造博物馆擦肩而过。

  这儿便是在原江宁织造府旧址上修建的博物馆。

 

  说起江宁织造署,可能知之者甚少"但是要提起宁国府,那就无人不矢u。

  没错,这儿就是曹雪芹出生、生活过的地方,江宁织造府就是《红楼梦》中宁荣二府的原型,也是曹雪片家族和云锦关系的奠基点。

 

  要理清曹雪芹家族和云锦的关系,就得上溯到曹雪芹的“祖宗八代”:曹雪芹的太高祖曹世选曾被满人所俘,沦为满洲皇室正白旗主多尔衮的家奴。

  因为清初政权是南多尔衮把持,因此曹家因“祸”得福“吾家自国制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红楼梦》中关于宁网府寓贵的起源叙述,实际上说的是曹世选和清皇室关系的渊源。

 

  如果说曹世选与多尔衮的仆主关系,让曹家得以发迹,那么曹玺和康熙情同父子的关系,则是让曹家显赫的催化剂。

  曹玺(曹雪芹的曾祖父)是曹世选之孙,经过几代的经营之后,清皇族已视曹家人为嫡系:曹玺之妻孙氏在22岁时被选中当康熙的奶妈,因此康熙登基后第二年(1663年),为报答孙氏的抚育之恩,康熙派遣曹玺出任江宁织造理事官。

  这一举动是云锦发展史上的标志性事件——云锦正是在曹玺来江宁织造府后才有了跨越式发展。这一事件,也是《红楼梦》的滥觞,《红楼梦》中的故事正是以曹雪芹家族的生活为原型。

  康熙派曹玺去江宁织造府赴任,有私心,是出于报恩,但是更多的是出于公务一一康熙其实是派曹玺去南京做卧底。

 

  南京是明朝故都,是江南土族的势力范围,更是明朝遗老遗少的阵地。康熙登基之时,正是全国各地“反清复明”如火如荼之时。

  他需要了解全国各地,特别是像南京这样的核心地区的局势。

  如果派满人做卧底,那固然是自己放心,但是满人和汉人有天然的隔阂,潜伏效果会大打折扣。

  要找一个既让自己放心,也让汉人安心的人,于是康熙想到了曹玺。

  曹玺本人能文能武,深得康熙信赖,其子曹寅更是康熙皇帝的伴读书童,二人关系非同一般。

 

  表面上,派曹玺出任江宁织造府,是为宫廷采买置办各种御用物品,暗地里他还肩负着收集江南民情、考察官吏治理政务的绩效、为朝廷收集情报的职能。

  康熙先后六次下江南,是为考察民情,更是为收集反清复明的第一手资料。

  康熙六下江南,有四次由曹家接驾,住在曹雪芹家,这有曹家和康熙关系非同一般的成分,更重要的原因是康熙希望亲眼从曹家这—耳目这里得到第一手情报。

 

  接驾巨额费用全是曹家自掏腰包,曹家的家产则全部来源于江宁织造府的云锦织造,可见云锦织造油水之丰。

  康熙在位时,正是看到这一点,所以极力让曹家保持在江宁织造的“世袭”: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祖父曹寅、伯父曹頫、父亲曹颐,三代四人共出任江宁造府理事58年。曹家人对云锦苦心经营,对云锦艺人关怀备至,也深受机户们的爱戴,据嘉庆《江宁府志》云:“康熙间,尚衣监曹公寅深恤民隐,机户呼公奏免额税,公曰:"此事吾能任之,但奏免易,他日思复则难,慎勿悔也。"于是得旨永免。

 

  机户感颂,遂祀公于雨花冈,此织造曹公祠所由建也。”曹寅殁后,里人又将他祀于江宁府名宦祠。正是曹家人的努力,让云锦技艺、地位、影响力都达到了历史的顶峰。

 

  云锦的发展成也皇室,败也皇室。曹家有着和云锦同样的命运:曹家兴起是因为和清皇室搭上关系,家道中落也是因为和清皇室关系过密。

  管家因为是康熙的心腹,所以不可避免地介入到皇位继承人的斗争之中。

  很遗憾,他们站错了队,支持的不是雍正。所以在雍正登基之后,立了个“亏空甚多”的罪名,把曹家抄家了。有讽刺意味的是,江宁织造府的亏空,绝大多数是因曹家做“卧底”,“接驾”造成。

 

  被抄家的那一年,曹雪芹年仅14岁。尽管家道中落不是由自己造成,但百年荣耀却毁在自己手中,这让曹雪芹不能释怀。

  所以,曹雪芹的后半生都处在对家族的思考和回忆当中。《红楼梦》就是这一思考的结晶:自己家族的繁华不能延续,那就让这繁华在书本中延续。只把红楼当锦府,一部《红楼梦》就是曹雪芹为自己建造的江宁织造府。

 

  没有曹家人的努力,云锦就没有后来的规模与技艺;没有云锦,就没有曹家三代四人任职江宁织造府的经历;而曹家人的经历,正是《红楼梦》蓝本。所以,可以这么说,没有云锦,就没有《红楼梦》。

 

  曹雪芹以江宁织造府为原型,塑造了宁国府。而《红楼梦》中沾亲带故的四大家族,其实是历史上四大织造府的缩影:江宁织造府,由曹家当家;苏州织造府,由李煦当家,曹寅之妻李氏是李煦的妹妹,即贾母的原型;杭州织造府,由孙文成当家,而孙文成是曹寅母亲孙氏的娘家;北京织造府,由皇室控制,曹寅之母,是康熙的奶妈一一“江南三织造”同是包衣之家,又是亲戚关系,同时,他们又都是皇亲国戚。

 

  一部《红楼梦》可以看作是中国古典服饰的百科全书。

  大观园里金陵十二钗的服装斗艳,其实是江南三织造织造技艺的PK,可以看到苏州刺绣和缂丝、杭州丝绸,当然见得最多的是曹家的云锦:《红楼梦》中林黛玉在王熙凤住处见贾母时,穿的“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捆袄”是云锦;薛宝钗在梨香院会宝玉时,穿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是云锦;贾宝玉见北静王,穿的“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是云锦……

 

  自曹家之后,江宁织造府的官员就开始了“走马灯”似的轮换。

  新上任的官员不像曹家一样,对云锦倾注情感,而只把这当成敛财手段。

  云锦织造从这时起慢慢开始出现了衰败景象。

 

  “树倒胡猕散”是曹雪芹祖父曹寅的口头禅,年少的曹雪芹对这话不能理解,家道中落后,他才真正明白这层含义:树倒后散的不仅仅是胡猕,倒下的还有云锦。

 一部《红楼梦》是一部曹家家族的悲欢演义,更是云锦发展的真实见证。

 值得一说的是,云锦还蕴涵着等级文化。俗话说:佛要金装,人要衣装。云锦向来是身份尊贵的象征。

 

   现在人知道云锦的珍贵,只是从2003年央视春晚上主持人礼服价值40万元、少林方丈释永信的“云锦真金八吉祥宝莲纹妆花袈裟”价值16万元中获知。

  其实,云锦的珍贵是用物质衡量不了的。历史上,云锦的价值更多是在政治和文化上。

  云锦是华服标签,更是人的等级标签,是封建统治者用来区分尊卑贵贱的统治工具,又是华夏民族表达审美理念的最好载体。

 

  云锦所织的锦衣在明清时是只有政府人员才能穿的制服,东西二厂锦衣卫自不用说,都穿皇帝御赐的云锦小马卦。

  文武官员,按官品不同,以颜色区分官的大小,大官红袍,中等为青、绿袍,小官为檀或褐绿袍。官服用的图案也不一样。

  龙袍只有皇帝、王子、候爷能穿,凤袍只有皇后、公主、贵妃能着——这些着云锦的人点缀在全国各地,让中国成为名符其实的“锦绣河山”画卷,画卷上面锈的图案是:干兽降龙,百岛朝凤。

  从这个层面讲,成语“锦绣河山”其实有两层含义:其一,河山就如同云锦上的图案一般美丽;其二,河山其实就是穿云锦的那些人他们家的,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之义一云锦把中国的家国天下、尊卑文化体现到了极致。

  官员家属也一律用云锦做衣,女衣或绣牡丹主华贵,或绣石榴寓多子;男衣织梅、兰、竹、菊等表风尚气节;双鲤鱼和宝瓶等图案锈在童衣之上,取携音“双余”和“保平(安);云锦织出的松、鹤、桃等寓长寿的饰品是给老人祝寿的最好贺礼;金钱锈出的“福”、“喜”等吉祥文字,则最为贩夫走卒所热爱一一云锦的出现,把中国的吉瑞文化推向高峰。

  相关阅读:中华古玩新闻网:没有云锦 就没有红楼梦 曹家人的经历正是《红楼梦》蓝本

  网络图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