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挚爱《红楼梦》

“怎一个美字了得”(辅以一朵红艳“玫瑰”)!


  不错,正是上周六晚《朗读者》里,董卿首度朗读《红楼梦》中的“宝黛初会”选段,而同爱《红楼梦》的湖南亲属也在微信分享了这段朗读视频。


  刚好,前些天起,每晚都会在台灯下翻阅几页《红楼梦》,家里的两套《红楼梦》,一套是90年代图文版本,一套是80年代纯文字版,因为年代久远,部分书页已有泛黄,若你问我喜欢哪版?答案一定是后者,虽没有黑白勾勒的图文并茂,却多了一份让人细细品味的闲情逸致。


  如此,甚好。熟悉我的你们都懂的,我和董卿的相似之处在于,除去同样偏爱深绿,也都最爱古典名著《红楼梦》,而这也是她最爱的三本书之一。


  二度走进图书新馆内、没有任何读者进入的古籍阅览室,已是32岁的年纪,每每在外地遇到古籍书店,都会情不自禁地走进其间,挑选合乎口味的静心阅读,已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从未改变。




  “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宝玉俊美的容貌透露着他多情的性格;“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黛玉脱俗的气质透露着她缜密的心思,一时间,袅袅婷婷的黛玉跃然纸上。“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这是宝黛历经劫世后的似曾相识,木石姻缘的今生再续。


  《红楼梦》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会让无数人为之钟爱、一见倾心、烂熟于心,至少于我就是这般感受。


  不可否认,“宝黛初会”确是《红楼梦》中最为经典的桥段之一,源于两人的初次相见,便注定了一生爱恨情仇的缠绵悱恻、悲欢离合。


  由此,自然想到情节类似的《梁祝》,双双化蝶、终成眷属。


  31岁在耦园初见这扇圆门,即被妈妈要求站到门里,也是自己说起干脆侧过脸去,本以为拍摄完成即可离开,却不想被告知原地别动,再拍两张,事后才知,原来是其中一张的圆门下方边缘缺了点边,在迄今逛遍、入选世界遗产的苏州园林里,自这次偶见,便独爱耦园。 




 这扇别具特色的“葫芦”门在苏州各园林中几乎没有,却在瘦西湖里,因一只黑白毛色野猫的出现而显现眼前,我也酷爱芭蕉,自然想起《红楼梦》里、宝玉和众姐妹作诗作画的场景描写,而“蕉下客”正是“金陵十二衩”中、贾探春的自诩称谓。


  很欣赏这样的一句话:《红楼梦》是任何年龄阶段都可以看的一本书,而且在任何一个阶段翻开,可能都会有各种不同的收获,尤其这本书、你一遍一遍地读,也让自己更丰厚。


   董卿朗读《红楼梦》中、“宝黛初会”的片段献给所有热爱《红楼梦》的朋友,以及第一个让她翻开《红楼梦》这本书的妈妈。


  “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是曹雪芹笔下贾宝玉的顾盼与神姿“。

  “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是林黛玉的灵气与娇弱,董卿对《红楼梦》的情有独钟,动情声声入耳,从此住进我们的心坎里。

 

  不论是古籍书店,还是现代书城,但凡看到《红楼梦》的书籍,都会会心一笑,取下翻阅。

 

  谢谢《朗读者》、也要谢谢董卿姐,圆了热爱《红楼梦》的我们,一个心中由来已久的“红楼”梦。

 

  相关视频:董卿现场朗读《红楼梦》中“宝黛初会”选段 




评论